Web 3.0 的故事要从《大教堂与市集》说起:从 Linux 中所学到的

《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大教堂与市集)被誉为开源运动的“圣杯”,是作者 Eric Steven Raymond 所撰写的软件工程方法论,以 Linux 的核心开发过程以及作者自己主持开发的开放源代码软件──Fetchmail 为讨论案例。本文以大教堂与市集模式作为导引媒介,对链上世界进行了深度剖析。文章出自 Coinbase 商务负责人 Harry Alford 的 《Web3 Will Be Driven By Crypto’s Networked Collaboration》,由HiNFT专栏作者 BlockBeats 进行整理、编译和撰稿。
(背景补充:Web 3.0 探讨|从3.5寸磁盘片到 Arweave Filecoin:数据主导权的历史变迁)

 

大教堂与市集一书讨论了两种不同的自由软件开发模式:The Cathedral Model(大教堂模式)与 The Bazaar Model(市集模式)。 “大教堂”模式是典型的 Web 2.0 中自上而下的开发典范,由最上层专属团队作为执行主导。而“市集”模式则是典型的自下而上的去中心化开源式开发。

通常我们认为,Web 1.0 是静态网络,Web 2.0 是社群网络,Web 3.0 将是去中心化的网络。在现阶段,我们能为社群作出贡献但是我们并不能得到什么,但是在未来,二者将会变成合作共赢的关系。

通过打破以公司利益为中心的传统商业模式,Web3 向我们展示了以社群为中心的规模经济的可能性。这种合作精神及其相关的奖励机制能够吸引到当今各个技术领域中最有才华与野心的开发者,他们将会开发出许许多多前所未有的项目。

延伸阅读:下一个 20 年,Web 3.0 将带来哪些新商业模式?

正如深度作者 Ki Chong Tran 在此前发表于 Decrypt 的一篇文章中所说,Web 3 是“互联网的下一次重大更迭,它有可能会帮助人们从如今主宰著网络的中心化企业手中夺回控制权”。支持 Web 3 的协作是由没有单一实体控制的去中心化网络实现的。现阶段,新生技术以合作代替竞争来共同向前发展,我们有哪些值得期待的事情呢?

在闭源的商业模式中,用户需要对企业人员管理资金和执行服务充满信任;而在开源项目中,用户信任的不再是人,而是技术本身。在 Web 2 的时代里,更大的网络才能活到最后;而在 Web 3 的时代里,最终赢家将会是由大家“共建”的最大的网络。

在去中心化的世界中,不仅每一个人都能够参与到建设当中,而且通过奖励措施的设计,参与的人越多,每个人的收获也就越多。

延伸阅读:深度理解 Web 3.0:由用户控制的网络 背景和含义

从 Linux 中所学到的

Linux 是 1991 年被创造出的开源软件,是大多数 Web 2 网站背后的操作系统,其为互联网 (Web 2) 的开发工作带来了典范转移的变化,并且提供了一个清晰的例子来说明协作进程是如何驱动未来所有技术发展的。

Linux 不是由现有的技术巨头开发的,而是由一群利用网络协作的志愿者工程师开发的。网络协作是指在代币或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自治的人们在没有中央控制的情况下自由地共享资讯。

在这本名为《The Cathedral And The Bazaar》(大教堂与市集)一书中,作者 Eric S. Raymond 分享了他对 Linux 核心开发过程的观察和他管理开源项目的经验。

随着网络的兴起,Raymond 说到,当某种复杂的操作系统是由一小群排外的人群在精心协调时ーー这一小群人被称为“大教堂”。大教堂是传统的公司和金融机构,他们虽出世很久,但仍不完美。

Raymond 解释说,Linux 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在进化。

其维持质量的方式并不是靠僵化的标准或专制,而是靠一种十分简单的策略,即每周发布并在几天内从数百名用户那里获得反馈,形成一种达尔文式选择性变异。让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是,这种方法非常有效。

这种 Linux 开发模型,或者以 Raymond 的话说是“市集”模型,假定“当曝露在一群协调不佳的骇客面前,bug 仅仅是浅层现象”。

Linus Torvalds 的开放式开发准则,是他所构想出的 Linux 核心,他与“大教堂”模式相去甚远。 Linus 的用户是他的合作开发者们。培育社群的同时利用好协作可将创新维度提升至与用户复杂性相匹配的程度。

Linus 做了很多正确的事情,比如尽早发布,高频发布,增加测试用户名单,发布鼓励参与的公告,以及他还会听取了测试用户的意见 (并对此表示赞赏)。

由于 Linux 代表的是由网络参与者搭建而不是一个“大教堂”构建的软件,Web 3 代表的是一个由大量网络参与者运行的互联网,而不是由少数控制者控制的 Web 2 世界。

延伸阅读:Web 3.0 专题|去中心化互联网之路(下)Web 2.0的风险、以太坊在3.0时代的角色

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Web 3 的协作测试场

加密技术是一个围绕用户而非公司为中心而构建的技术模型。每个人都能通过其奖励措施来搭建安全可用的东西。在权益证明的协议中,每一个用户都能不同程度地参与到其中,这也是目前增长最快的行业之一。

摩根大通表示,到 2025 年,以太坊网络的升级可能将加密货币质押量提升到 400 亿美元。当有了权益证明之后,用户会有不同方式去参与其中,这将有效地预防“大教堂”情况的发生。

尽管每条链背后都有一个团队,但最终,去中心化网络的设计意味着他们不会拥有绝对的控制权。用户以不同程度所进行的参与,将在治理以及可拓展性上发挥重要作用。

当开发者逐渐从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转向更为高效且可扩展性更强的权益证明时,更多的协议将可能实现在权益证明网络中。

用户质押代币(加密货币)以运行特定网络的验证节点。无论是服务提供商还是零售用户、商业用户还是机构用户,这些用户都被奖励通过锁定代币来保护网络安全,并以网络原生代币的形式获得奖励。

验证节点可能会因诸如区块双重签名或宕机等不当行为而被罚没质押代币。惩罚包括损失现有资金和错过未来的奖励。只有鼓励良好的行为来增加参与用户的数量,才可以让网络得以安全地蓬勃发展,这样也无需中心化管制。

由于权益证明协议仍处于相对早期的开发阶段,并且较比特币等工作量证明协议更加新颖,因此会频繁升级。网络运营者及开发人员依赖于网络更新和更新提案。例如,Polkadot 是是一种分片协议的 Web 3 平台,它使不同区块链网络能够无缝地一起运行。 Polkadot 利用用户驱动型治理来升级网络。

“宽松协作”是指“在链上且自主制定的,这确保了 Polkadot 的发展能够反映社区的价值观并避免停滞”。当网络看到当前质押参数的限制时,他们会施加限制以确保网络的稳定性。只有社群才能改变服务条款,而其公司并不具有这样的权力。

运行节点会获得激励,但不是所有用户使用链的主要目的是获得经济奖励回报。人们会因为有迷因(memetics)、文化、社会化的目的来使用区块链网络。但区块链会逐渐地在 Web 3.0 当中被淡化。

成千上万的人在 OpenSea 上购买 NFT(OpenSea 是第一个月交易额超过 10 亿美元的 NFT 市场)。根据Techcrunch 的报导,这些加密游戏玩家和艺术收藏家很可能不在乎它是否支持 Polygon 网络。 Polygon 是很火热的以太坊二层网络,拥有更高效节能的结构。

Polygon 能让 OpenSea 的用户免除一切网络费用。他们也不在乎 Degenerate Ape Academy 是否构建在 Solana 网络上,其同样是使用权益证明共识构建的区块链网络。

收藏家只关心在他们的投资组合中添加罕见的卡通猿 NFT。他们没有在区块链网络上自己创建的迷因价值的意愿。大多数加密游戏玩家和艺术收藏家都不知道的是,区块链网络使用得越多,区块链网络就越强大。

虽然抽象概念可能暂时将新用户带入区块链当中,但长期来看机构用户希望通过可靠的技术消除疑虑。这意味着在某些情况下,区块链是支持“大教堂”。

Figure 是一家评估家庭净值信贷额度的公司。 Figure 通过提供记账、注册和跨多个金融资产的交易来满足金融服务行业的需求。 Figure 开发一个基于权益证明的区块链网络 Provenance。而 Provenance 网络则是由 Franklin Templeton 和 Caliber Home Loans 这类的大型金融机构运营。

尽管金融机构实行的是中心化的传统做法,但运行节点可以收取交易费用。受此激励,他们也会参与到区块链之中。同时他们某些业务使用 Web 3 和区块链技术比使用 Web 2 的方案更便宜,这让他们更有理由参与到区块链当中。哪怕是“大教堂”的模式,其也会受到权益证明这种机制的激励。

由于团队在管理去中心化协议方面发挥的作用较小,因此个人参与者只需一个小型组织即可参与管理区块链协议。但是参与者仍然需要受到激励。这样用户才会参与维护、使用和构建协议。所以说一个有着共同目标且不断受激励的匿名用户联盟,才是“市集”模式和 Web 3 的网络合作如此成功的原因。

这样看来,区块链是一种传播媒介:一个用于储存、转移与交换价值的网络。正如 Raymond 所言,

Linus 一直在让他的骇客和用户不断受到激励并获得奖励 —— 某次能让他们感到自我满足的行动便是激励,而工作中不断的(甚至每天的)进步则是他们收获的奖励。

Linux 对创造性思维起到了催化的作用,而这种思维模式不管是在今天,还是其令人惊喜的未来,都会在 Web 3 中大放异彩。然而,“大教堂”模式依然存在,而且 Web 2 能否完全过渡到 Web 3 也尚未可知。

科技如何才能为人们所有,Web 3 又如何完全由网络协作来驱动?一定要针锋相对吗?这会是一次信仰之跃。 “大教堂”不仅纵容寻租行为,而且早已深植于 Web 2 的经济与商业模式之中。而在将来,“大教堂”应不断向“市集”模式学习,借鉴它们自下而上而非自上而下的工作方式。

Web 3 虽然可能不是最后一个方案,但它至少是最新的一个版本,而且创新在一开始时并不总会一帆风顺、硕果累累。 Loot“一开始也是只有虚构的装备清单,是去中心化的想像力为其增添了颜色”。只要那些富有才华的建设者们在激励措施下参与协作,Web 3 就能开辟出一个我们从未幻想过的全新世界。

就像加密世界里的网络协作会不可避免地对传统商业模式造成影响那样,“市集”模式也会部分重塑商业软件体世界的形象。如果不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去中心化,中心化机构也不可能成功,而那些愿意接受去中心化的机构将在发展上领先同行几十年,没准还能对社会作出一定贡献。

网络协作群策群力,未来可期。加密世界热度不减,在未来也将继续遵循 Linus Torvalds 所提出的各项原则。网络的未来将属于那些“摒弃集权,拥抱自由的人”。

NFT技术,Web3,以太坊

本文链接:https://www.hinft.net/p549.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HiNFT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遵循CC BY-NC-SA 3.0协议 作者保留权利。如有图文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