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观点 | NFT火热交易的背后:所暗藏的悖论与矛盾

近来 NFT 交易市场火热,上至数字艺术品下至推文都可销售,但在市场中作品所有权盗窃行为猖獗。由于区块链的匿名性,NFT 无法实际受到法律的保护,最终免不了被监管的命运。
(前情提要:沦为洗钱、逃税工具?“NFT天价艺术品”背后隐藏的有钱人阴谋)
(事件背景:NFT热还能烧多久?从加密猫、Axie Infinity 再到 CryptoPunk 卖出天价..)

 

NFT 这个概念落地后,许多人似乎看见了数字资产在鱼龙混杂的虚拟世界成为救世主。

自 1990 年代中期网络被大量消费者使用以来,网络与版权问题的争论已经长达 20 多年。一方面,网络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物理局限,让各种数字资产如音乐、绘画、小说等以前所未有的扩散力吸引大量受众,但是另一方面,网络的零成本可复制性让数字资产暴露在各种盗窃和剽窃的行为下。

传统的版权保护法在物理世界能够发挥主导作用,但当应用到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变显得捉襟见肘。与此同时,亚马逊等大型科技公司垄断了虚拟数字作品的销售,各种原创作者未能合理分到应有的利润。此时,NFT 带着新的解决方案迎面走来。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质化代币,透过特定的数字资产或物理资产作为数字单位,并创建一系列可识别的数据块并储存在区块链上,形成可溯源、不可篡改的代币。

延伸阅读:观点|三大定义理解 NFT 究竟是什么?如何看待非同质化中的“同质化”

延伸阅读:为挤出280亿!美基建法案拟“增税加密货币”: 矿工 DeFi NFT 或纳入 IRS 课税对象

非同质化意味着不可替代性和唯一性,因此 NFT 可以被用于所有权的代币,并允许在数字市场上交易和出售。需要注意的是,NFT 通常拥有的是所有权,而不授予买方版权。

“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财产所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所有权是物权中最重要也最完全的一种权利,具有绝对性、排他性、永续性三个特征,具体内容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置等四项权能。”

“版权,又称著作权,含以下人身权和财产权: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复制权,发行权,出租权,展览权,表演权,放映权,广播权,讯息网络传播权,摄制权,改编权,翻译权,汇编权,应当由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

简单来说,NFT 有以下的优点:

1.作为非同质化代币,为数字资产提供了唯一的产权证明,实现了数据和资产的融合。

2.数字艺术创作者能在每次转手中获利,更好地保障了创作者的权益。

3.NFT 能与智能合约结合,在推广、交易、付款和交割上都比实物资产便捷。

NFT 的应用场景非常的广,包括日常生活中的门票、房产证等凭证证明,还可以为数字资产提供所有权证明。目前,NFT 更多被应用在游戏和加密艺术品领域。本文将聚焦 NFT 在数字艺术品赛道的应用,探讨现阶段浮现出来的各种问题。

一、柏拉图式的收藏品

如果拥有一副梵高的《向日葵》,所有者能够将其挂在墙上,让绚丽明亮的铬黄色点亮整个厅堂,也能够近距离欣赏如燃烧火焰一般盛开的花朵,且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够像他一样拥有这幅真迹,独特和稀缺使得拥有这幅画是超常的满足。这就是拥有收藏品带来物理和心理上价值。

但当我拥有一个价值不菲的加密庞克头像 NFT,一个充满摇滚和重金属气质的低像素头像,我能够享有的视觉感受和大众并无二异,且任何人都能够随意下载和使用。

因此 NFT 赋予收藏家的意义不在使用价值,而在心理层面上价值。NFT 的意义是拥有数字艺术品的唯一所有权,这种机制在创作者和收藏家之间直接建立了联系,就好似得到偶像亲手写的祝福和签名照,这种情感上的联系是独一无二,不可替代的。

NFT 的出现撼动了我们对于“拥有”收藏品的传统认知。与其他实物收藏品相较,拥有 NFT 更像是追求心灵沟通的纯洁的柏拉图式爱情。如果说这是一种更高级和更纯粹的对于数字艺术品的尊重和热爱,那是非常美好的。

此外,NFT 能够在物质上满足所有者的出口较少,主要是依靠发行以及转手获利。虽然 NFT 所有者的权利有限,但是万物皆可 NFT 的疯狂生长和屡创新高的 NFT 拍卖价告诉我们事情并不简单。大量投机主义者嗅到新的商机,成群聚集起来并虎视眈眈,不断打量著 NFT 这个市场,并随时准备从中瓜分利益。

根据 nonfungible 的统计,近年来,NFT 的销售量在一定区间内波动,但销售额却在 2021 年 7 月份起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性增长。相较之下,价格推高 NFT 价值的趋势非常明显。

延伸阅读:NFT市场整理|OpenSea 交易额、用户数双创新高, 惊人成绩背后推手是?

一方面,随着更多知名艺术家和各行业领导者的加入,NFT 的质量或知名度水涨船高。但是另一方面,价格的疯狂拔高也少不了堆叠在其中的泡沫。

NFT 与数字资产之间充满了矛盾,一方面,数字艺术品的所有权从无处可循到无限复制和粘贴的逻辑从底层上被推翻,数字艺术的价值开始被人们正视。

但另一方面,虚拟资产和现实资产始终有使用价值上的鸿沟,纯粹的热爱者有限,反而是投机者纷纷攘攘。发行和转卖数字资产使得 NFT 市场成为一个火热的金融市场,数字资产底层的价值和艺术性被利益掩盖。

二、疯狂而毫无意义的版权侵权

目前,Opensea 是最大的 NFT 交易平台,从创建、发行、交易、到转手,创建 NFT 的闭环流程能够一站式完成。自由度高、门槛低,但盗窃行为也猖獗起来。

延伸阅读:Jay-Z 正在苏富比拍卖 NFT!纪念 25 周年专辑,唱片公司创办人却为版权撕破脸?

今年 7 月份,四川矿场被清理时,一张被名为“搬矿机的夏日朵拉”的摄影照片在网络上走红。照片中,藏族妇女的表情充满叙事感,手中的电缆酷似麦穗,整副画面饱含暖黄色调,藏族服饰那几抹浓郁的色彩溶于其中。这幅画面用极具艺术感的氛围记录了四川矿场关闭的历史性时刻,且让人不禁想起法国画家让·弗朗索瓦·米勒的《拾穗者》。

但很快,这幅摄影图被二次创作后命为《手捧花束的女人》,并以 NFT 的形式被上至 Opensea。二次创作的画风借鉴了教堂的彩绘玻璃,与原画相比增添了宗教和神秘的氛围。该画曾被炒至 2021 个 ETH。

原图出自财新的《显影 | 中国告别比特币“挖矿”》一文,而二次创作出自一位账号名为 username2021 的神秘创作者,且在这个过程中并没有征得原创者的同意。

这种未经创作者同意就进行二次创作,甚至直接复制并制作为 NFT 牟利的情况不在少数。有个化名为 Weird Undead 的数字艺术家,在发布多个数字画作后,发现其作品遭到盗窃并被制作为 NFT 在 OpenSea 上出售。

Weird Undead 和她的粉丝随后向 OpenSea 提交一系列法律通知,据悉,Weird Undead 的模仿者一直使用名为Tokenized Tweets 的 ID 在出售该创作者作品。Weird Undead 称这是一次“疯狂而毫无意义的版权侵权”。

除了加密艺术品外,一些加密货币行业“有头有脸”的大咖的推文也被偷偷制作成 NFT 拍卖。自从推特 CEO Jack Dorsey 拍卖其首条推特,并以 290 万美元高价成交后,许多盗窃者开始将魔爪伸向部分知名人士的推特。

延伸阅读:推特CEO首篇推文290万美元售出!《TIME》拍卖“xx已死”封面NFT、请懂比特币的财务长

其中包括 CoinShares 的策略长 Meltem Demirors 和 Coin Center 的通讯总监 Neeraj Agrawal。这些大咖纷纷在推特上表示了自己的不满和担忧。

“NFT 的人群……表现得完全像一个邪教,我以前从未受到过如此强烈的反对,而且我在川普、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等非常激烈的话题上一直非常直言不讳。”

一位撰写了多部图文小说的知名国际视觉艺术家在接受 ABC Science News 采访时表示,其曾因拒绝以 NFT 的形式出售自己的作品而在网上受到骚扰。

从二次创作到直接盗窃,从数字艺术品到推文,猖獗的盗窃行为体现了 NFT 市场的光明前景下的阴暗角落。

这些角落是冠以“保护原创、尊重版权”的盗窃者的狂欢之地,但也伴随着原创者的担忧、愤怒甚至恐惧。当盗窃者先人一步将本不属于自己的作品制成 NFT 之事屡禁不绝,原创者们又被置于何地?当原创者再次使用自己作品时,却被当成模仿者,这难道不是 NFT 的悲哀?

NFT 虽然理论上为数字艺术品提供了证明所有权的管道,但缺乏验证来源出处正确性的机制。“没耐心”似乎是这个急速发展市场的缺陷,连验证来源真实性和确定性的时间和成本都不愿意付出。

Opensea 作为最大的一个 NFT 市场,暂时也无法解决盗版艺术品问题。

三、NFT 可预见的被监管命运

目前,每个数字资产能生成唯一的杂凑码并打上时间戳记,上传至区块链并锚定到以太坊公链上完成存证。

其中大部门的 NFT 都是在以太链公坊上进行的。但是,随着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和不同公链的壮大,如果说不同的链上可以上传同一个数字资产,那 NFT 的非同质化和排他性就会受到挑战。

想像当两个或者多个人拿着不同机构发行的对同一处地产的房产证书,这样的证书公信力必然会大大下降。NFT 亦是,非同质化赋予了其底层资产唯一性,但当这种同质性被打破,那么数字资产的确权问题又往原点倒退。

此外,作为去中心化的所有权保护机制,NFT 缺少法律强制手段的保护,且由于区块链账户和钱包的匿名性,NFT 的维权非常困难。一方面,NFT 很可能被转售到缺乏知识产权保护的国家,那么 NFT 便脱离了法律的约束和保护。

另一方面,不属于 NFT 所有者的版权也很难被约束,数字艺术创作者的权利需要完善的保护机制。

此外,由于区块链的匿名性,NFT 这个市场很容易成为洗黑钱的温床。犯罪分子能够将赃款用于购买 NFT,并在转手中完成洗钱。

延伸阅读:沦为洗钱、逃税工具?“NFT天价艺术品”背后隐藏的有钱人阴谋

这样一个市场量庞大、隐私性极高的市场,使得赃款的流向难以追寻。加密货币在各国打击洗黑钱的举措下已经向监管靠拢,NFT 怕是最终也免不了被监管的命运,因此,NFT 的监管时代是可以预见的。

去中心化与中心化的矛盾从区块链开启时就一直存在,但至少从目前来看,去中心化并没有获得胜利,尤其是在中国。

我们可以目光转向阿里和腾讯推出的 NFT,其分别基于符合监管要求的蚂蚁链和至信链,在保留区块链可溯源和不可篡改的特质下,为加密数字资产提供了所有权验证。

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 NFT 在流通性上做出了限制,如提高拍卖门槛和提高持有时间来限制炒作行为。这样一个中心化的 NFT 市场或许是未来发展的模式。

四、不可能阶梯上的 NFT

不可能阶梯,也叫彭罗斯阶梯,是一个有名的几何学悖论。

这个悖论描述了一个在现实生活不可能存在的阶梯。每个阶梯看起来都是符合逻辑的,但是当连在一起,便变得不可思议。阶梯上永远无法找到最高点或者最低点。

无论是往上走还是往下走,始终被困在无限循环的过程。这个悖论的奥秘其实是来自某个方向上的断层,由于视觉错误,阶梯的转捩点将不同层级的阶梯连在一起,最后便导致了在一个层级上无限循环。

在现实生活中,这种悖论也会发生。现实中的断层指的是某一阶段的发展不能联系到下一个阶段,最后造成事物陷入一个无限重复和原地踏步的现象。

造成断层的原因可以是内生的、外生的。而 NFT 似乎也陷入了这样一个怪圈,原以为其搭建起了通往数字化资产的阶梯,但虚拟、去中心化的内在矛盾,以及投机的外在矛盾使得断层出现,使其未能够实现到达下一个层级的突破。

尽管 NFT 有很多矛盾,但 NFT 热潮将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又重新放到台面上,很少被提及的数字资产的意义、网络与所有权这个亘古存在的难题、去中心与中心化的较量。

不可否认的是,NFT 为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解决给出了答案,可能这个答案不够成熟、不够全面,但 NFT 确是在用实践来探索和验证。

本文链接:https://www.hinft.net/p453.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HiNFT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遵循CC BY-NC-SA 3.0协议 作者保留权利。如有图文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