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观点 | Web 3.0布局串流平台后,NFT将成音乐产业的新商业模式?

虽然我根本没看过狄更斯的《双城记》,但每当想起数字浪潮对音乐产业的影响,脑袋总是会浮起这句话。本文作者为专栏作者 TK Chen,TK Chen 现任 Fansi 音乐 NFT 发行平台首席执行官,也是 Podcast 《TK Talk 创投观点》主持人。
(前情提要:继支付宝,腾讯音乐也发 NFT :“TME数字收藏品”将在 QQ 音乐上贩售)
(事件背景:FOX | 福斯娱乐集团重押 NFT!“1亿美元创新基金”投入旗下区块链实验室)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 Charles Dickens, A Tale of Two Cities

“现在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差的时代” ― 狄更斯《双城记》

音乐呈现给世人的载具,从很早很早以前实体的黑胶、八轨大录音带(就是 Spotify 说的那个‘如果你知道什么是八轨大录音带的话’)、卡带、CD,到数字化的 mp3、iTunes 卖单曲,再到现在的订阅制串流平台(Spotify, Apple music…etc),归功于数字化技术的成熟,音乐的传递成本趋近于零,越来越多人可以近乎零成本享受到近乎任何音乐。

但正当我们享受这些音乐时,这些词曲创作者、音乐制作人、歌手…等,却只能绞尽脑汁把辛苦制作或演唱的音乐作品当成学校作业用来展示而已,期待借此获得商演、代言、周边商品…等的赚钱机会。而音乐本身,早已被既有数字时代下的串流商业模式牺牲掉,完全不是一个具有价值的资产。

“音乐产业里什么都可以卖,就只有音乐不能卖”

正当我们讪笑现在的歌手都没有以前好的时候,正当我们摇头怎么长得帅或漂亮就可以出唱片的时候,正当我们怨叹现在的歌只要抄袭别人的改编一下就可以有一首新歌的时候,殊不知,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就是这些现象的重要推手之一。

我们享受着数字化的方便,同时抱着一切都应该免费或极低价的心态在使用这些音乐,那当然产业就是被推往那样的方向。

直到NFT的出现

在数字档案复制成本缺近于零的前提下,着实是让人很难去购买一个左手大拇指和食指“copy+paste”就出现一份的数字档案。

直到 NFT 的出现,它可以是在数字化世界下,有史以来第一次让想要支持喜爱的歌手的人可以借由持有 NFT 的形式,达到购买音乐、甚至超越购买音乐的目的,不管是收藏、炫耀、认同感、与音乐人关系的强化,还是音乐的再利用,甚至是投资。

延伸阅读:观点|三大定义理解 NFT 究竟是什么?如何看待非同质化中的“同质化”

要强调的是,NFT 不会是万灵丹。意思就是说,NFT 不会让音乐串流平台突然愿意多分一点钱给音乐人;NFT 不会让本来不想要花钱听歌的人突然愿意花钱了;NFT 也不会让一首在串流平台上不被喜欢的歌突然变得很好听然后可以卖大钱。

延伸阅读:Maroon 5 为新专辑 Jordi 发 NFT !另为粉丝成立关注环保议题的 DAO,成音乐界创举

NFT 真正做的,是创建一个新的商业模式,让音乐创作者可以透过一个公开透明的拥有权认证,去发行在串流平台上无法发行的音乐创作,让音乐创作有不同面向的呈现与互动方式,同时创建全新与粉丝的关系连结。

以上其实主要都是为了说明下面这个万年 NFT 考题:

我串流平台上都听的到的音乐,干嘛要花钱购买音乐NFT?

这论点一点都没错。如果只是把同一首歌放在串流平台,同时又包成 NFT 来卖,没有其他附加价值或意义呈现,那真的完全不需要花钱购买。数字浪潮的转变下,串流平台本来就是应该要发生的必然,音乐 NFT 根本不应该是去把一首放在串流平台上发行的歌曲或专辑,拿来做 NFT 贩售。

相反的,音乐 NFT 是一个新的产业,让原本很多无法或不适合放在串流上发行的创作,能够对认同的人产生价值。

以下几个例子是目前大家都可以想像音乐 NFT 的用意:

因为 NFT,数字档案可以设计出“限量”及“认证拥有权”的特性,开启了最直觉能想到原本只有实体物品才有的“收藏价值”。就像名画、老酒、球鞋一样,数字虚拟的东西也可以被收藏。

我们合作的歌手 马念先的NFT 就是一个例子,他用 4 个不同年份的《台北纽约》这首歌曲的 demo 版本,让喜爱这首歌的人可以收藏到不同年份(2006、2008、2010、2012)的 demo 歌曲,对于曾被《台北纽约》感动过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无法在串流平台上得到的价值。

NFT 除了给购买者不同的音乐聆听价值之外,往往带有特殊独家的粉丝惊喜。由于 NFT 的特性,可以让音乐人随时知道持有者是谁(public address),以及持有哪个层级的 NFT,所以更可以设计很多惊喜来回馈最忠心的支持者。

举凡币圈人最喜欢的“空投”,或是很直觉的粉丝相关权益像是演唱会参与、与粉丝的独家互动、线上演唱会的门票、或是各式各样粉丝期待的回馈,都很适合透过NFT来执行。马念先就选择赠送演唱会门票及观看彩排的权益、另一位我们合作的大马创作歌手 Vera Chai 则选择可以为 NFT 持有者独家改编歌词,都是同样的逻辑。

虚拟世界并不是像电影《一级玩家》那样,而是我们现在的生活型态,就已经是活在虚拟世界了。当我们生命中发生任何事情、做了任何举动、甚至吃了任何美食,我们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手机记录起来上传到另一个虚拟世界 — “社群网络”。

延伸阅读:“抢滩”元宇宙!除了Facebook、Nvidia和腾讯,还有谁?

无可否认地,我们的人生已经活在社交平台这个虚拟世界上了,而这状况也只会越来越明显而已。尤其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加速了全球生活移往线上的速度,再加上NFT的技术,很快的会将原生数字档案的资产(影像、图片、音乐、数字画作..等)变成跟实体资产一样,有着专属的线上的展示、聆听、或甚至创建的方式。

同样的,就像名画、老酒、球鞋一样,任何资产都是有可能有二手的买家。以往实体的资产要交易要经过很多道手续去做认证、拍卖、运输…等,现在透过 NFT,一切都是 01 的代码在执行,效率是传统世界的好几百倍,并且是面向全世界的买家,不受物理空间的限制,以流通性来说将会是大大加分, 也因此增加资产的价值 。

透过购买 NFT,你就像个星探一样,透过你独特的眼光,早期投资你看好的音乐人。当这个音乐人或歌手之后变成明星或享有大成功时,你手上的早期 NFT,就会变成相当具有价值,等同跟你看好的音乐人共享成功的果实。

就像球员卡一样,涨幅最高或最贵的,往往都是大明星球员的菜鸟时期的卡片。另一方面,音乐创作者也会更有动力,因为他知道当他成功时,他是带着所有早期相信他的支持者们一起获益,这种正向循环的力量,是相当巨大的。

这部分是我们觉得最有趣的地方。在 web3.0 的新网络世界,内容拥有者才是主角,其他相关的角色都是配角。

透过 NFT,我们真的可以体现使用者带着内容走的网络世界,并且享受到内容贡献者和内容拥有者都是被公平对待的世界。

这部分的应用非常广,现在 NFT 就是一个最一开始的开端,碍于商业机密,欢迎有兴趣合作的 IP 私讯我们聊聊未来。

以上这些,都是串流平台无法提供的,也是所有使用者无法透过播放串流平台上的歌曲所享受到的体验。

Web3,音乐NFT

本文链接:https://www.hinft.net/p433.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HiNFT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遵循CC BY-NC-SA 3.0协议 作者保留权利。如有图文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