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ah 观点|NFT 不是 MP4 ,一个数字档案为什么可以卖上数千万美元?

NFT 既不是 MP4 也不是 JPG、PNG、MP3,如果是的话,那 NFT 就是毫无价值的。本文作者为专栏作者 Noah Yeh ,Noah 现任 Fansi 音乐 NFT 发行平台首席运营官。
(前情提要:专访 DJ KAKU|自诩Taste Maker台湾 DJ 圈首个发行NFT,合作 Fansi 推出全新创作!)
(前情提要:NFT大捷报!Beeple佳士得拍卖结标直逼“7千万美元”,孙宇晨再次错过…B20代币急涨 96%)

 

何打算贩售 NFT 的平台你都会在某明显处看到一句‘NFT 到底是什么?’这显示了主流市场对于 NFT 的困惑,也带了一点轻视跟疑虑。这样的疑虑很合理,不过就是一个数字档案,为什么可以卖上这么多钱?

举个例子,这猫以 300 以太币成交。

NFT 不是 MP4

NFT 既不是 MP4 也不是 JPG、PNG、MP3,如果是的话,那 NFT 就是毫无价值的。MP4 可以无限复制,经济学 101 告诉我们无限供给的事物的价值会趋近于零,这大概也是目前主流怀疑那些花几百万买数字档案的神经病的主要原因。

艺术画作不只是帆布与涂料,NFT 也一样。我们常常形容 NFT 给了艺术家、音乐人及各式各样的创作者一个全新的帆布与创作形式,艺术品有价值的原因是创作者给了帆布上的涂料注入了意义,就像现在数字创作者给予 NFT 上的每格像素意义一样,没有太大的差异。

举个 Fansi 内部不断拿出来讨论的范例,一根贴在墙上的香蕉能有多少价值?答案是十二万美金,卖到第三版的时候是十五万美金,不是因为这根香蕉裹着黄金,而是因为创作者用这根香蕉反讽艺术圈的宣言,买家买的是对‘这只是根香蕉’的认同,买的也是让艺术圈更加真实的期望。

NFT 不是 MP4,NFT 是创作者为创作注入的心力与奇想。

NFT 不是大众商品

 

Charlie bit me 是 YouTube 上最受欢迎的影片之一,这段五十五秒的影片在 YouTube 上被看过 8.8 亿次,在决定将此影片以 NFT 拍卖的同时,他们也打算将这个影片从 YouTube 上下架。

NFT 的区块链科技赋予的是拥有数字档案的能力(更清楚的阐述,可参考这篇文章),如果拥有的权力赋予了给市场上的所有人,就像经济学 101 讲的,拥有就不再有价值,拥有就变成了单纯的消费,与下载音乐或使用卫生纸并没有太多的差别。

如果 NFT 平台提供的内容与 YouTube、Spotify 或是 Stockphoto 太过相似,便容易落于被视为大众商品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 Charlie bit me 会被主动下架的原因。

NFT 不是为了大众商品而存在的科技,而是为了建立创作者与粉丝间更紧密与稀有的数字连结而存在。

NFT 不只是社交徽章

我自己其实有挺长一段时间认为艺术或收藏品只是社交徽章,其实也没有错,如果你的 Twitter 头像是 Cryptopunk,在区块链的圈子里你大概可以获得更多的尊重,若是要集资买 B20 大概也有更高的成功机会。但如果搜藏 NFT 只是为了炫耀,只是为了往身上贴地位与徽章,那这样的价值未免过度虚伪,也无法持久。

延伸阅读:佳士得拍卖 | CryptoPunks“9枚 NFT 以 1,692 万美元”天价结标,跃上纽约时代广场

你有没有过一个体验,不管别人说什么,我就是想要这个东西,不管在别人眼中有多愚蠢,我还是得拥有它?我有篮球卡买到家破人亡的朋友,走遍大江南走收藏古老唱片的同事,也有花上千百万买了一排重机的同仁,艺术品更不用说了,搜藏是一种认同也是一种连结,更是一种感动,只有勾动了心里的某些点,人们才会跳出理性之外,去拥有、去拉近。

NFT 不只是社交徽章,同时也该是内心的感动。

艺术不是什么?

北野武说,艺术是种没出息的东西。他讲的某些话跟我过去的一些想法不谋而合,艺术家只为自己而做,创业家却为别人而做。艺术家的所有作品都重在自我表达,他们把自己生命的延伸用精心打造的格式放到市场上,去寻找与自己类似,认同自己的人,寻找可以向他/她诉说更多的人。

我不觉得艺术是种孤高的东西,艺术是一群拥有特殊天分的人们,向世界传达期待连结的讯息。

回过头来 NFT 是什么?NFT 不是数字档案、不是大众商品、不只是社交徽章,NFT 是个创作者与世界连结的机会,别因为它的数字形式而否定它,试着了解创作者在背后释出的善意与创意。

本文链接:https://www.hinft.net/p373.html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HiNFT立场,且不构成投资建议,请谨慎对待。
版权声明:本文转载遵循CC BY-NC-SA 3.0协议 作者保留权利。如有图文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